欢迎来到 - 陪着阅读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经典语句 > 经典语句 >

白明:瓷语者

时间:2018-03-13 19:37 点击:
年度艺术人物:白明 ARTISTS OF 2017:BAI MING 瓷语者 PORCELAIN SPEAKER 瓷作为中华民族最为独特的文化载体和精神象征,是我们的先贤对世界最伟大的贡献。在千

白明:瓷语者

白明:瓷语者

年度艺术人物:白明

ARTISTS OF 2017:BAI MING

瓷语者

PORCELAIN SPEAKER

瓷作为中华民族最为独特的文化载体和精神象征,是我们的先贤对世界最伟大的贡献。在千百年里,瓷作为一种独特的工艺,有着传统固定的表达形式和审美价值,但在当下,这种审美表达与追求不可能揭示新的观念和人性中最深层的东西,所以它也面临着打开自身,从传统向当代的“转化”,以及向世界表达自己的课题。

白明的瓷不同于传统的最大特征是对“材料本质”的“还原”,他摒弃传统的审美法则,并剥离以往的技艺和经验,将瓷的“材料”媒质转为“观念”的载体。瓷在他手中已不是一种工艺,而是艺术家独特观念和价值的投射。瓷泥作为材料,从“仆从”的地位中解放出来,转卑为尊,自立为直接表达内容的基本艺术语言。

白明在对传统深刻认识的基础上,超越传统的桎梏,将瓷成功带入了当代的语境。他不再关注“结果”,而是在“精致”之外追求一种内在的精神需求,借由瓷泥的材料物质属性抒发自己意欲谋求的文化意象和内心表达。他在对材料的把握和运用中,构筑起自己作品的个性形态和语言,从而使瓷更符合“当代”的社会文化需求,这背后的思考极为个人却又具有普遍性,这正是一种传统向当代转化的范例。

白明 视频资料

白明:当我成为“瓷泥”本身

文/ 于丽娜

库艺术= 库:无论水墨、油画还是陶瓷,您的作品是根植在“东方根性”上的当代转化,对于从传统中转化出来的作品,您觉得如何可以成为新的经典?

白明= 白:从传统中转化出来的作品能否成为经典?这句话本身是不成立的。因为“如何转化”和“经典”是两个不同的问题。对传统转换的作品,并非都能成为经典,而是要学会转化,而且它还要经得起学术的考验和挑剔。只有它的影响力让人们产生共识以后,这件作品才可能成为经典。经典是交给未来的,但是转化一定是现在的。

库:水墨和陶瓷是中国独特文化和艺术媒介,您如何看待水墨的当代性转化问题?

白:东西方很难站在共同的文化认知上来看待水墨,当代水墨更多面对的是西方市场。中国人更多迷恋材质的唯美性,依赖这种美感给予的心理满足持续前行,而西方人如果不能有相同的审美,就看不懂水墨所表现的内涵,所以一张薄薄宣纸上的水墨作品,在面对丰富立体并极具视觉刺激的当代艺术方式时,其平面性处于劣势。但中国人对水墨创作过程的迷恋和满足,就像喝茶一样,能从中获得一种愉悦感,这只是源于内心一种单纯的依赖。

中国画家通过水墨的笔、水、纸之间的关系,获得内心的满足和愉悦,这种愉悦是很私密的,难以表白和言说。在这种材料接触里,艺术家到底走到哪种自迷的状态,只有他自己知道,而人也只有这样,才能产生巨大的表达冲动。所以你因一样东西获得安慰,并由此进入了这样的状态,你就离开了这个时代,从而被它带入另一个空间。这种感觉让人迷恋,它不仅与“私密性”有关,也类似某种致幻的感觉。对待瓷土,我也是这种感觉,如果隔一段时间不接触它,就会有失落感。

面对瓷土,当我拿着青花颜料慢慢去染色,然后看坯体吸附料水的流畅、缠绕和渲染,在那一刻你就觉得心神舒畅,身体健康,这远比外在物质更能给人愉悦。因为纯粹的物质不会让人有这样的美感,这一点是陶瓷与水墨最基本的价值。至于在这个迷恋过程中,我能否创造一个新的形式,那是另一个问题。

中国人喜欢材质本身的美,只有经历过这种传承和文化记忆的人,在封闭性的个人艺术实践中才能体会到。没有这种体会的人,只能站在外部来进行主观的判断,就会像艺术史学家一样,往往把核心的东西敷衍掉。很多东西不要去问为什么,它可能就是一种“美感”,就像南方人喜欢吃米饭,北方人喜欢吃馒头,这是根植于各自不同的传统习惯和根子里的东西,它能让你获得真正深刻的满足。尽管艺术的形式是走向“未来”的,但通过艺术所表达的深刻感情肯定是往童年寻找经验和依赖,从而获得潜在的自我满足感。它是一个“寻源”的过程,往“童年”也是往人类文明的早期共性里掘泉,这也是中国水墨被大家关注的核心心理需求。

白明:瓷语者

参禅·形式与过程 高19-23cm 瓷泥 1997-2009

白明:瓷语者

白氏杯 高8-10.5cm 瓷泥 1993-2012

白明:瓷语者

器·形式与过程 高18-24cm 瓷泥 2004

库:您如何看待水墨未来成为一种国际性语言的可能性?

白:其实我不是很看好水墨会成为国际性的语言,就像我从没看好西方的某种艺术形式会永远成为国际性的话语一样。水墨是有瓶颈和门槛的,东西方对世界的认知不同,只有东方人会对水墨感兴趣,所以水墨作为载体在中国、日本、韩国获得发展,我觉得已经足够。水墨作为东方的艺术形式对西方的当代艺术家产生过一些影响,但不说明西方会普遍接受这种艺术,但水墨一定会成为中国人很依赖的一种表达方式,无论世界怎么变。大家不会因为水墨在未来很难进入国际主流而放弃它,中国人对水墨是源于心灵的需求,只要这种材质还在。每个个体艺术家的推进与尝试,都会慢慢产生力量,人性也是这样。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